织梦设计出品
扫描关注网站建设微信公众账号

扫一扫微信二维码

大厂没有520

凌志网络2022-05-20 16:36:52行业动态
薪70万,不过520

鲜花、礼物、烛光晚餐,520的浪漫,不属于所有人。 

在大厂,有那么一批人,苦单身久矣。 

“情人节加班,这是什么人间疾苦?转念一想也没男朋友,心里更难受了。”一位大厂员工曾在脉脉吐槽道。 

即使身处一个挤满优秀人才的空间,大厂员工谈恋爱也没有变得更容易,处于繁忙岗位的大厂员工,生活圈和社交圈正在逐步缩小。 

他们之中有人想谈恋爱,但身边清一色的同性,只能靠相亲解决单身困扰。 

也有人看重自己的工作和事业,会不由自主地为了目标竭力奋斗,愿意为背后的金钱和成就感,牺牲一部分私人时间。 

520这一天,因为谐音与“我爱你”相似,成了不少网友的又一个“情人节”。 

不过这对互联网大厂员工而言,无论是年薪数十万的“钻石王老五”,还是最基层的运维人员,今年的520对他们来说,可能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周五。 

《凤凰WEEKLY财经》 记者与几位大厂员工聊了聊他们单身的原因。在他们看来,户口、工作节奏、薪资待遇、个人性格,包括对方的性格特点等,都是阻碍自己脱单的难点。 

他们有的表示躺平,有的用自己的爱好来对冲恋爱的烦恼,也有的更加在意灵魂的共鸣,以及期待自己有更好的物质条件,来做更游刃有余的选择。 

年薪70万还不够,得要北京户口

方子华 | 大厂程序员

今年是我来北京进入大厂工作的第四个年头,算上本科和硕士上学的七年,我已经在北京度过了我人生的三分之一。 

虽然我是河南人,但北京已成为我的第二故乡,我想留在这里安家,所以找对象首选肯定是找一个北京的姑娘,或者上海的也可以,因为公司调岗很方便。 

不过,我不接受异地恋。 

我之前谈过一个女朋友,是杭州的,交往了一年,到快要结婚的时候却分手了,因为她不愿意陪我到北京来。我想,如果再来一次异地恋,结局可能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我自认条件不差,30岁,211硕士毕业,在大厂做程序员,年薪70万左右,但到现在也没找到一个合适的。 

因为我发现北京的很多姑娘基本都有个硬性要求,就是一定要本地户口的。 

说实话,我感觉她们把这个要求作为首要条件挺没眼光的,明明外地的潜力股更多。 

迈过三十岁大关之后,父母催婚越来越紧,我也想抓紧找对象,早点成家。 

我不是没想过在公司内部找女朋友,但做程序员的95%都是男性,日常工作压根接触不到女生。 

平常我工作也忙,程序员加班没底,即使不加班,都要九点半下班,工作群一两点热闹是常事,更没什么时间拓展自己的社交圈。 

有时候我甚至想回到校园,因为也就那时找女朋友容易一些。 

公司也为我们这些单身人士操心,在内网做过类似相亲的发帖网站,但我脸皮薄,公司里又都是熟人,哪好意思? 

倒是外面有不少女生拜托我们内部人员发帖,因为我们公司的程序员还是很抢手的。 

后来,有个朋友告诉我一个帮助互联网员工脱单的公众号不错,我就把自己的信息放上面了,顺带找了几个其他网站一起发帖,看看有没有效果。 

在网上,确实加到了不少异性,但很快我发现,这里很多人都是抱着撒网的心态,就算是想认真我也认真不起来。 

不过人那么多,就互相挑吧,我现在的想法就是,尽快找到合适的对象,争取明年结婚。 

月薪6500,我真的做不到“人上人”

郭强 | 大厂运营维护

都说大厂的人工资高,这得看所在的部门,要真是像程序员、算法工程师那些,年薪百万确实挺常见的,但轮到我这种基层员工,只有羡慕的份儿。 

去年我硕士毕业进了大厂,职位是运营维护,因为第一次工作没经验,也没和公司谈薪水,公司开价月薪8000元,但我到手也就6500元。 

在北京,这点工资够干吗的啊?也幸亏我是北京本地人,不用交房租。 

工作了,我不好意思跟父母伸手要钱,自己不乱花钱,还算凑合,但如果有女朋友,可就难说了。 

之前,我追过一个女生,带她去了一次环球影城,门票、吃饭再买两个纪念品,直接花掉我半个月工资,那个月我都没敢出去社交,别人约吃饭我全找理由推了。 

而且工资虽然低,干的活可不少,我们是直接和C端对接,说白了,就像是个需要全天在线的客服,用户随时找我们,我们随时给反馈。 

如果系统出现bug,我们又要马上找程序员,他们改到多晚,我们就得等到多晚,从来没准点下班这么一说。 

我家离公司不近,每天骑摩托要40分钟,到了家,我也实在没精力再和喜欢的女生聊天。 

有时候她想跟我聊聊当天发生的事,我不是又被拉去加班,就是累到脑子里都是浆糊,恨不得趴床上就睡,后来跟那个女生自然也是不了了之了。 

我也想过调岗或者找领导加薪,但是考虑到自己来公司还不到一年,也没干出什么成绩,最后还是想历练历练再说。 

现在我也佛系了,周末去健健身,骑摩托跑跑山,和朋友打打球,谈恋爱什么的,只能随缘了。 

公司不允许办公室恋情,否则必须走一人

 罗宇 | 前外企大厂售前服务

都说销售能言善辩,确实是这样,但很可惜,这只是针对客户。 

我这个人的性格属于兴趣驱动,一般和我没有共同爱好的人,很难和我聊到一块,比如我喜欢军事、政治、游戏等等,但有几个女孩子愿意聊这个话题? 

我一直觉得自己很不擅长谈恋爱,有时候和女人待在一起,我能干瞪眼一天。 

再加上做销售,上下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用来陪客户、领导的,根本没有多少时间分配给感情生活。 

而且,我是在外企的大厂工作,公司有明文规定不能谈办公室恋爱,否则至少有一个人要离开公司。 

我一些同事为了脱单,就去报新东方,外企哪有人需要学外语啊!不过还别说,真有人靠这个方式找到了女朋友。 

反观我在生活中,就不太会主动接触女生,交际圈很窄,在大厂十年,谈恋爱全靠父母安排的相亲。 

有一次,父母给我安排了一个银行职员相亲,我们俩都是上海的,家庭条件比较匹配。她工作也忙,我们大概一周约一次见面,聊久了,就自然而然地在一起了。 

只是我知道,她跟我谈恋爱,有一半的原因是出于经济条件上的考虑,那时候我挣得比她要多一些。 

前前后后我们谈了一年多的时间,中间我一直在投入,可最后她却发现陪伴需求比经济满足更重要,和一个外地的凤凰男在一起了,我挺无奈的,但是也无能为力。 

之后我陆陆续续又相亲了不少人,但她们多少有些奇怪。 

比如,有一个姑娘信天主教,一直非要拉我入教,因为三观不合没成; 

有一个是医学系的学生,找男朋友就像找一个摆设,完全没有情感交流,也没成; 

还有一个是典型小市民家庭出身的女生,一开始感觉什么都挺好,但交流之后,我发现她看不上踏踏实实拿工资上班的人,一直强调做投资、做金融的人将来才有出息...... 

后来,我也尝试在一些机构上找相亲对象,但感觉比家里介绍差得更多,她们很多人都是花了好几万块钱,挑剔的感觉特别强烈,我身材有一点胖,所以往往是第一次接触以后就没动静了。 

工作和爱情,我还是选工作

李静 | 大厂PR

如果硬要我在工作和爱情中二选一,那我一定毫不犹豫地选择工作,女生还是要自主独立。 

我上一次谈恋爱,还是一年前,他是个大厂的程序员,比我小三岁,我研究生的同学介绍的。 

刚开始交往,我们相处得不错,很多人会觉得程序员有些木讷,但他不是,说话很幽默,每次约会也很会照顾人。 

只是再深入聊下去的时候,我发现我们没有什么共鸣,也没有共同爱好。 

他有点幼稚,也许是他的工作让他多少有些优越感,总是会暗示我,让我夸他,我有点接受不了。 

最重要的是,我当时一心扑在工作上,感情需求不是很强烈,跟他也没太多感情基础,所以交往三个月,我就果断提出了分手。 

后来我就没找男朋友了,有人问我一直不找对象是不是因为我要求很高,确实我对男生的要求会高一些,因为我对自己的要求也很高。 

但我对另一半要求高,指的不是车子、房子这种物质条件,那些东西我本身不缺,我看重的,是他能不能跟我有共同话题、深层次的共鸣。 

比如我喜欢看书,如果有人给我写首情诗,我很容易就沦陷了。 

我不否认,有很多女生都有慕强心理,我以前也会,但现在倒无所谓了,我甚至可以接受女主外男主内。 

不过双方都有工作是必须的,他可以不是各方面都很优秀,但一定要有一颗上进心,因为不是每一份努力都能获得成功,但如果连努力动作都没有,那这个人多半是废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在大厂工作的这一年,我忙到完全没闲工夫想这些。 

我的工作性质比较特殊,越是大型节日,我要干的事越多,别说谈恋爱了,连家都回的少,像这个五一,别人是小长假,我连个整宿觉都没睡。 

忙归忙,工作给我带来的成就感是不可否认的,我的工作很有自主性和创造性,我能感受到自己在成长,也想趁着在大厂再拔高一下,获得更高的职位和收入,这一定程度上抵消了我生活中的孤独感。 

每到周六晚上,我会打开房间里摆设的小灯,放点音乐,看看电影,享受一个人的自由时光。 

这时候我就会觉得,自己什么都不缺,谈恋爱结婚,好像也不是一件很必需的事情。 

比起谈恋爱,把亏的几百万赚回来更重要

张耀 | 大厂程序员

感情是生活中的必需品吗?我不这么觉得。 

上一段恋爱,我已经久到记不清是几年前了,但我自己的生活过得很充实,基本没有再想过找女朋友。 

每天早上11点上班,晚上10点下班,除了睡觉,工作占了我一天80%以上的时间。剩下的时间,我会在股市里边去盯盘,然后学一些投资和理财的知识,追番,玩游戏。 

我参加了很多社团,比如滑雪社、旅行社这些,每到节假日,我就会去看看名山大川和人文古迹。 

我有太多事能干,以至于对女生都没什么兴趣了。 

如果只是以恋爱或者结婚生子为目的,我宁愿选择高质量的单身生活,新加坡很多精英四五十岁都不结婚,他们的理念就是不要为了结婚而结婚。 

之前公司里有一些对我感兴趣的女生,想找我同事搭线,都被我拒绝了,我不太想谈办公室恋情。 

虽然我们公司的程序员有不少都被产品经理“收”走了,但对我来说,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非常不方便,工作和生活还是要分开的。 

而且比起谈恋爱,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去年中概股暴跌,我有一些杠杆,在财报前的静默期内不断暴跌,跑不掉,又没有任何回购等提振股价的举措,眼睁睁看着自己亏了好几百万,相当于两年白干了,所以我今年最大的目标,是把那一波损失赚回来。 

有的人觉得我们大厂的人条件好,但我不这么觉得,到现在,我还没有财富自由,怎么能算条件好呢? 

也许再过几年,等钱赚得差不多了,我就退休。 

我有很多想法,比如等疫情过去了,我一定要去环游世界,我计划第一站先去日本,来一个月的深度游。 


文章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