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设计出品
扫描关注网站建设微信公众账号

扫一扫微信二维码

滨州网站建设告诉你无代码开发会成为现实

凌志网络2020-08-20凌志动态

无代码意味着即使不是专业开发者,也能编写业务逻辑甚至整个应用程序。有这么玄乎吗?从直观意义上来说,无代码开发就是软件开发者无需通过手工编码一样可以达到目标需求的一种软件开发方式。它会不会是软件构建的未来形式呢?

当开发应用程序根本不需要任何编码就能进行时,会发生什么情况呢?很多人辞职之后,会把大量时间花在更新 LinkedIn 资料、完善简历或者日夜追剧上,但 Vladimir Leytus 没有这样做。他曾经在一家初创公司从事分析工作,2015 年辞职后,躲在自己的公寓里专注一个项目 — “ 克隆 ” Twitter。最终,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他就建立了一个几乎就是复制版的社交媒体网络。而且,他没有写一行代码就做到了这一切。

作为一名刚刚毕业的 MBA,Leytus 对应用程序有很多想法,但他缺乏软件开发技能,而这也是未来科技创业者的常见障碍。但后来他发现了 Bubble,这是一种拖放式构建器,它的界面看起来很简单。Bubble 是几个先进的 “无代码” 工具之一,它让很多没有技术背景的人得以能够创建自己的应用程序,有效地消除在创业之前学习编程语言的需求。

为了演示这个工具的功能,Leytus使用 Bubble 编写了一个功能齐全的网络应用程序,他将其命名为 “ Not Real Twitter” 。

他给它起了很滑稽的标语:“就像 Twitter 一样,但更糟……更糟得多。” 虽然它工作起来像真的一样,但他的目标并不是给那些心怀不满的 Twitter 用户一个新家。Leytus 是 AirDev 的早期联合创始人,如今他在这家公司帮助初创企业和企业客户利用无代码应用程序构建器展示这个工具能够快速构建什么,而无需亲自编写代码。

“如果不给别人一些东西看的话,就很难向他们解释,” Leytus 说,“克隆 Twitter,比我只是说 ‘嘿,这实际上可以做出非常强大的东西’ 更有说服力。”

他在克隆 Twitter 的主页上添加了一条给 Twitter 看的说明,全是大写字母:“请不要起诉我们。” 幸运的是,Twitter 并没有这么做。他在社交网站 Hacker News 发布了关于这款应用的信息,很快,他的故事成为无代码潜力的一个例证。

五年后,Leytus 决定再次挑战,因为 2015 年的版本 “已经不能代表你用无代码技术可以构建的东西” 。他和团队建立了一个更新的克隆版本,命名为 Not Real Twitter v2,它的设计看起来像现代 Twitter。他说,这反映出像 Bubble 这样的工具已经成熟了不少,它们的功能得到了改进,对移动设备的支持也得到了加强。

如果你不懂一丁点儿编程语言,或者根本不编写任何代码,就可以完成这么多工作,这可能会让人感到惊讶。像 Leytus 这样的项目表明,几乎每个人都有潜力进入开发领域,目前这一领域对没有特定技能的人来说是不透明的。无代码开发会成为基于 Web 创新的未来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对我们如何打造 “下一个划时代产品” 意味着什么呢?

无代码工具的出现相当于PowerPoint?

就在几年前,专业开发人员将大多数可视化应用程序构建器视为玩具。但早期的无代码采用者看到了一个更激进的未来,任何人都可以开发自己的应用程序,也看到了一场可以重新定义开发者意义和科技创业多元化的运动。在 2015 年,这仍然是一个利基愿景。但到 2020 年,它看起来越来越像是现实,一些分析师预测,到 2023 年,这类应用开发商的市场规模可能会增长到 450 亿美元以上。

无代码平台 Makerpad 联合创始人 Ben Tossell 表示:“在 Twitter 上,你可以看到有很多人在账号后面加上了 @NoCodeBen,或者在他们的个人简历加上 ‘#NoCode maker’,这在一年多前还没有发生过。” 他指出,Makerpad 的网络流量有 60%~70% 来自新用户,他认为这种增长很大程度上是由非技术人员推动的,他们意识到自己能够构建一些东西。

“现在,你几乎可以使用无代码技术构建任何你想要的东西。” Leytus 补充道。例如,Bubble 通过克隆应用教程来演示无代码技术能做的一切,包括 YouTube、Reddit、Uber 和 Instacart。

仅 Bubble 一家公司就坐拥 40 多万用户,其中有些人后来创办了企业,筹集了数亿美元的资金,并在包括 Y Combinator 在内的知名初创企业加速器中获得了一席之地。现在,“无代码” 已经成为科技界最热门的流行语之一,有很多工具,包括像 Glide 和 Adalo 这样的初级移动应用程序制作器,像 Webflow 等更高级的网站开发器,甚至还有 Voiceflow 等 Alexa 技能创作器。

“我们正在看到一些完全建立在无代码开发之上的公司,比如,Airbnb 基本就是建立在 Webflow 之上的。” 这家位于旧金山的开发平台的联合创始人 Bryant Chou 说,该平台去年筹集了 7700 万美元资金。

Leytus 将无代码的趋势与 PowerPoint 的出现相提并论,PowerPoint 的问世,基本上消除了对内部演示文稿设计师的需求,因为每个人都可以设计自己的演示文稿。他预测,在未来十年,这种情况将会发生在大多数软件上。“我们将看到 ‘全民开发者’ 概念的出现,一个不是专业程序员的人,但作为他们工具包的一部分,他们能够在需要的时候构建无代码软件。”

无代码开发补足程序员群体的短缺

在许多工作场所,无代码工具已经对 IT 团队以及那些职位说明远远超出技术范围的人产生了显著的影响。在过去,市场营销团队可能会与设计师合作,为定制网站或 Web 应用程序创建原型,然后将其交给开发人员进行构建。使用无代码工具的团队可以完全跳过开发,从而节省时间和开发资源。

为了预测低代码和无代码软件在未来的重要性,微软曾简单计算了一下,认为未来 5 年将有 4.5 亿款新应用程序将被开发出来。这比过去 40 年里开发的所有应用程序都要多。谷歌同样认为无代码是下一代的变革和提升。

传统开发者自己的反应是既怀疑,又恐慌——Tara Reed 就经常听到这种反应,她是一位著名的无代码开发者。她声称:“如果你以编写代码为生,那么每个人都可以不用编写代码就能够进行构建,这种想法是有点可怕。”

但来自程序员的抵触也不是完全没有根据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计算机科学助理教授 Alvin Cheung 说,“有些质疑是真的。” 他解释说,“我并不认为我们会很快看到复杂的系统,比如说,像操作系统这样的系统是不会自动生成的。” 虽然无代码开发人员有工具来创建日益复杂的网络应用(如 Twitter),但开发像无代码应用程序构建器这样复杂的东西仍然需要程序员。

Cheung 认为,这个不断增长的行业并不会淘汰程序员,而是帮助专业程序员更高效地工作,同时也为有大胆想法的新手开发者提供一个更容易的切入点。“我们已经看到这种情况在发生。” 他说。

无论如何,许多无代码公司并不是打算要取代开发者,而是为了扩大受益于科技的人群,包括接触到 “失败的企业家” ,其中包括 “女性以及其他没有传统硅谷科技背景的人们” 。

Webflow 的 Chou 也同意这一点:无代码有望让许多有 “创造意愿” 的人获得特权。“世界上只有不到 1% 的人是专业开发者。这意味着,很多权利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他说。

像 Leytus 这样的无代码先驱者已经在为此铺平道路,他希望新的采用者能够很快构建出 “下一个划时代的产品” ,所有代码都是免费的。“我期待能看到有人在无代码平台上以一种大规模的方式构建某种东西,” 他称,“这就是我们构建软件的未来。”

文章关键词